您的位置: 焦作信息港 > 网络

解密播思通讯中国移动OMS浮出水面

发布时间:2019-04-25 18:51:12

摩托罗拉的TD项目旁生插曲。

3月22日,一名知情人士向透露,摩托罗拉正在研发的一款TD智能近日被中移动要求进行深度定制。该款基于谷歌操作系统平台Android,摩托罗拉本来计划在此基础上进行应用层开发,但中移动要求,摩托罗拉不得自行开发,要使用一个被称为OMS(开放移动系统)的操作系统平台。

据进一步了解,该OMS平台的开发商为播思通讯,其一样基于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但会捆绑中移动的多项应用服务,如飞信、139邮箱、快讯、音乐随身听、移动梦、号簿管家等。

“中移动通过定制操作系统,掌握了无线互联市场的‘入口’,这是一个有可能改变产业链的做法。”上述知情人士称,OMS及其背后的播思通讯的浮出水面,表明中移动在操作系统领域的谋略已进入“实战阶段”。

解密播思通讯

围绕“移动信息专家”的战略布局,近年来,中移动在增值业务上大力投入,出现出包括报、飞信、炒股、邮箱、SNS等一大批新业务。根据中移动2008年财报,其当年总计4123亿元的营业收入中,仅增值业务收入就到达1134.44亿元。

“尽管中移动的增值业务收入已有了一定的范围,但在3G时期,增值业务的规模必将要进一步扩大。”有移动通信业界人士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中移动需要一个自己具有话语权的操作系统,以便将自己的无线增值业务深度定制到中。

这样,作为中移动互联战略的关键一步,OMS系统走上了前台。而承当这个系统研发任务的播思通讯,亦很是神秘。

根据播思通讯站的介绍,该公司在北京和深圳等地有接近200人的技术专业人士,OMS系统就是其主要产品之一。

3月24日,来到位于清华科技园玉泉慧谷的播思通讯公司,其独处于一栋小楼内,前台所在的大厅显得较为空阔。不过,在前台吃了闭门羹,接待员表示,近几周公司高层刚刚下了通知,不接受任何采访,缘由是产品正在开发当中,不便于泄漏消息。她还告知,由于公司只专注于研发,并没有专门负责媒体事宜的人员或部门。

经查询工商资料,播思通讯的全称为播思通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600万美元,其全资股东为播思微系统香港有限公司(下称播思微系统)。播思通讯的注册时间为2007年9月,而播思微系统的注册时间只不过比这早了不到两个月。

而从播思通讯的董事和管理层名单,亦可以看出其部分背景。播思通讯的董事总经理为黄绍球,他同时也是播思微系统的CEO。播思通讯的董事名单中,还有加拿大籍华人李晓波。这两个人同时还是风险投资基金黄石资本的合伙人,在进入风险投资领域之前均在半导体、电信行业有多年高管任职经历,其中黄绍球是黄石资本的董事总经理。

另外,金沙江创投也宣称在播思通讯有投资。在金沙江创投的站上,播思通讯赫然位列其投资项目之列。金沙江创投的董事总经理丁健曾创办亚信科技(NASDAQ:ASIA),这是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高科技公司。由于播思通讯由播思微系统全资控股,据此推算,金沙江创投对播思通讯的投资应该是通过播思微系统。

而播思通讯的董事长为加拿大籍人陈锡源。陈曾就职于UT斯达康,担负该公司的络解决方案事业部高级副总裁和CTO。在陈锡源之前,UT斯达康的CTO是黄小庆。2006年底,黄小庆离职去了中移动,目前黄是中移动研究院院长。

除上述渊源外,播思通讯的CTO饶宏则曾就职于摩托罗拉。据业内人士介绍,饶宏曾被称为摩托罗拉培养起来的本土雇员之一,是摩托罗拉EzX平台(基于Linux)的创始人,该平台后来演变成摩托罗拉的操作系统Linux-Java(LJ)。

去年底,由于摩托罗拉新的联席CEOSanjayJha采取了精简产品线的政策,摩托罗拉决定在智能上只使用Android和WindowsMobile,放弃了自己开发的LJ。而在此之前,饶宏已经从摩托罗拉离职。

据称,除饶宏之外,播思通讯的开发人员中还有一批也是来自摩托罗拉。据泄漏,如今,在摩托罗拉因全球金融危机而减员的情况下,播思通讯依然在逆势招人。

OMS浮出水面

据金沙江创投站介绍,播思通讯“致力于开发新一代以开放源码为基础的、强大络功能的移动操作系统平台和应用软件,与中移动、Google、Marvell等成立了多方技术同盟,共同开发和推行OMS,使命是实现OMS与中国移动的络服务进行无缝对接的产品化”。

有业内人士表示,播思通讯与中移动“无缝对接”的OMS平台并不是从头做起,而是搭上了另一位互联巨头谷歌的“顺风车”。谷歌在2007年推出Android操作系统之后,播思通讯即开始在Android基础上进行研发,主要是在此基础上开发一些符合中移动需求的应用层软件,如飞信、139邮箱、快讯、音乐随身听、移动梦、号簿管家等。

据泄漏,OMS平台仅输入法就开发了4种。2008年底,由于Android操作系统的中文输入法开发滞后,出现了各厂商和研发机构等待谷歌开发进度的情况。播思通讯对于中文输入法的研发,显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这种进度问题。

关于播思通讯和中移动的具体合作模式,目前还没有完全明朗。有业内人士分析,播思通讯的收入可能来自于中移动的功能定制,也部分来自于和厂商的合作。

有业内人士此前料想,中移动和播思通讯在有了成熟的OMS平台之后,将在智能领域通过深度定制,来推行自己的无线互联增值业务。很明显,此次摩托罗拉TD项目中出现的小插曲,印证了这个猜想。

“通过推行OMS,也推行了中移动的定制服务。”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一件足以改变产业链结构的事情。该人士称,此前,操作系统的主导权主要在诺基亚、摩托罗拉等终端厂商,当谷歌操作系统Android发布后,逐渐构成了Android(谷歌主导)、Symbian(诺基亚主导)和WindowsMobile(微软主导)等几大谱系,“现在,中移动正在尝试另一种模式,即由运营商控制操作系统”。

据了解,除摩托罗拉以外,还有联想、多普达等厂商也在主动和中移动联合投入基于Android的。

无线互联“入口”

上述人士用“有人欢乐有人愁”来形容中移动参与操作系统。

“首先,中移动推行OMS,的确可以让国内一些厂商使用到低成本的操作系统,这对国内的厂商来说是有益的。”该人士认为,这些厂商就包括联想、多普达等企业;而对一些具有操作系统开发经验的厂商而言,“要求使用OMS势必削弱了他们的自主开发范围”。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这样做的结果之一就是放大了自己产品的市场风险,“如果集成了中移动增值业务的OMS受用户欢迎,当然对大家都有好处,然而,如果用户对此不感冒,明显会对厂商的销售带来变数”。

有SP厂商人士表示,在3G时期,移动运营商面临着做管道还是做内容的两难选择。在对多位无线互联和SP人士的采访中,他们均出言谨慎,认为无线互联的未来是独立的站向用户提供服务,如果中移动仍然像SP时期一样既充当管道又充当移动络业务的经营者,有可能阻碍其他独立站的发展,不利于全部产业效力的发挥。

目前,中移动的增值业务发展势头很好,2008年,其彩铃业务收入为143.8亿元,增长了21.9%;WAP收入为129.91亿元,增长了42.9%;彩信收入为28.78亿元,增长了83.7%。这与增长速度日益放缓的话音业务构成了强烈的反差。对以“移动信息专家”定位的中移动而言,继续发展增值业务,显然勿庸置疑。

然而,在中移动的产业链内部出现这些耽忧,并进行争议的同时,其竞争对手阵营内部却已传出了羡慕之声。

与中国联通具有成熟的WCDMA产业链、只需要通过订购国际上的产品,就能满足市场需求不同,中国电信的CDMA2000产业链和中移动的TD产业链有着相似的苦恼——缺少高端和智能终端产品。

从事CDMA解决方案研发的琦基副总裁饶小波就告知,由于CDMA产业盘子相对比较小,和需求的特殊性,中国电信一样也面临扶持国内产业链的问题。

2008年11月,琦基联合德信宣布推出3G业务的Android。今年初,针对于GSM的Android已研发成功,然而其基于CDMA2000的Android方案仍然没有面世。

饶小波认为,中国电信必须像中国移动一样,更深入地参与到终端产业链当中,对关键性的技术和产品进行政策和资金的扶持,才能推动CDMA产业的繁华。

滋补肾气食物有哪些
高烧不退浑身发热
经前小腹胀痛如何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