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焦作信息港 > 历史

重生原始时代 百零八章 醉花阴

发布时间:2019-09-25 21:18:16

重生原始时代 百零八章 醉花阴

一刹那,是洗月空明,是无穷冰鉴,是浑然太虚。

只见莫桑石斧如玄角雷霆,辟徹千锋。

眨眼之间,扑来的几条黑头天龙身上,出现一道幽深斧痕。但它们好像不知道,依然张开大嘴,将凶戾的毒钩向公良咬去。

就在此时,那幽深斧痕突然冒出一滩血迹,几条黑龙瞬间分为几段,掉在地上。

但有的依然张开大嘴顽强的向公良咬去。

原来,先前它们已经被莫桑石斧劈成两段,只是速度过快,它们还没反映过来而已。

公良明白,得尽快解决眼前几条黑头天龙,是以运起真气,以无穷之力行事,杀得黑头天龙一个措手不及。现在看来,效果良好。

处在洞口的青头天龙看了,咆哮怒吼着,向公良扑去。

“嘶...”

还未靠近公良,它就张口喷出一股毒液。

米谷连忙举起小葫芦收毒液。

但青头天龙迎面喷来,哪收得及。

公良反应迅速,飞身闪开,毒液落在地面,腐蚀出一个个坑洞,冒出一缕缕白烟,看起来比米谷的毒口水还厉害几分。

倏然,青头天龙再喷出一口紫蓝毒雾,雾气迷蒙,弥漫山谷,缭绕在上空。

米谷挥舞百毒幡收取紫蓝毒雾,可是毒雾有点多,百毒幡一时半刻收不过来。她好聪明的,小脑袋瓜想了想,就一手抓着百毒幡,一手抓着小葫芦。在百毒幡和小葫芦的协同下,青头天龙喷出的大量雾气慢慢散去。

喷出毒雾的同时,青头天龙往前飞窜,逼近公良。

毒雾重重,伸手不见五指。

公良紧闭呼吸,一边要防备吸入毒雾,一边警戒青头天龙来袭,一心二用,破费脑筋。

脩然,左边毒雾晃动,公良持斧随手劈去,却无有任何东西。

即使如此,他还是不敢大意,依然小心翼翼的戒备。

青头天龙是中阶妖兽,马虎不得。

“嗯...”

右边风动,以意察去,青头天龙在毒雾中时隐时现,做尽各种动作试探。公良并没有理会,只是装作不知,继续往前,却全力将真气注入莫桑石斧中,以至于莫桑石斧都有点发热。

“吼”

青头天龙猛然从公良身后的毒雾中扑出来,嘴中两对毒钩不停咬动,毒腺喷出的紫蓝毒液将嘴边染得恐怖无比,如镰刀一般的锋利千足更是发出一道道狰狞可怕的阴戾寒光。

公良早有准备,当它扑来之时,踏地而起,旋转身子,挥出莫桑石斧。

一轮斧光乍现,宛如天河之水,直流九天之间,又恰似惊天劫起,刑雷天降。

“轰...”

莫桑石斧和青头天龙两相交接,碰撞出一道震天巨响。

青头天龙的身子往后翻去,但迅即爬去。公良却是被震得飞退,隐没在重重毒雾之中。

退到边上,公良活动了一下手腕。不愧是中阶妖兽,气力大得惊人,竟然震得自己的手发麻。不过也就如此了,自己可还没使出全力。

“嘶”

青头天龙再次喷出一大口毒雾,将山谷罩住,遮住所有视线。

米谷在上面看得小眉头皱了起来,这虫虫真不乖,老是吐雾雾,收也收不完。

在高空翱翔的小鸡发现下面情况,往下飞来,盘旋在山谷上空,随时准备帮助公良。

喷完毒雾,看了看上面不停收取毒雾的小豆丁一眼,青头天龙就一头钻进毒雾中。

雾好像更浓了。

满山满谷的紫蓝雾气,那样的深,那样的浓,好像流动的浆液,汹涌着,翻滚着,欲要吞没山间一切。

远处一阵山风吹来,在谷中环绕,紫蓝色的雾气开始晃动起来,有时如袅袅青烟摇曳,有时如大海波涛翻卷,时而清晰,时而朦胧,时而散开

重生原始时代  百零八章 醉花阴

,时而聚合,妙不可言。

公良记得李清照有一首《醉花阴》这样写道: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以前读这首诗的时候,或许是太年轻,没什么感觉。现在想来,却有另外一种味道,果然销魂。

不过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正在打BOSS,怎么能够思想开小差。当下,他连忙戒备起来,但就在这片刻功夫,青头天龙已经循味而来,躲在旁边毒雾之中,寻机袭击。

那闯进来的风还在山谷旋绕,一阵一阵,使得那紫蓝色的雾推着紫蓝色的雾,一忽移动,一忽停滞,一忽凝聚,一忽散开。

就在紫蓝雾气被山风吹开的刹那,公良眼角恰好看到了隐藏在毒雾中,欲要袭来的身影。

公良心中一凛,立即挥出莫桑石斧。

“轰轰轰”

“嘶”

两相对拼几下,谁也没讨到好。

青头天龙再次吐出一口毒雾,藏在重重迷雾中,欲要故技重施。

上空的米谷看了,飞快的挥舞着百毒幡,并让小葫芦加快速度吸收毒雾。

在她的努力下,青头天龙喷出的浓厚毒雾慢慢转薄,变淡。

透过淡薄雾气,公良发现那头青头天龙竟然位于前方,心中吓了一跳,但却未躲,而是飞身跃起,唤出洞天。刹那间,一口渊深洞天在脑后出现,宛如一轮浩荡明月,映照虚空。

一股股真气从洞天源源不断的进入身体,再被公良注入莫桑石斧。

随着真气注入,莫桑石斧慢慢变热变烫,发出一道燚热红光。

公良见已经准备得差不多,猛然大喝一声“哈啊”,挥出莫桑石斧。一道炽热白光,倏然从莫桑石斧中喷射而出,往下面青头天龙劈去。

速度之快,疾若雷电,宛若追风逐月。

刹那,已至眼前。

青头天龙摄于莫桑石斧射来的凛然气息,想躲,想逃,但哪来不及,那炽热白光已经从它身上飞过,斩在地面。

“轰隆”

已经被历代千足天龙爬得坚硬无比的地面,立时被劈出一道长约百米、宽约数米的深沟。

只是青头天龙好像没什么变化。

此时,渐渐无力的山风轻拂在它身上,青头天龙竟然慢慢化为一堆粉尘,四处飘散,消失在天地之间。

?[.]

江西治疗睾丸炎费用
江西治疗睾丸炎医院
江西治疗龟头炎方法
江西治疗龟头炎费用
江西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