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焦作信息港 > 历史

巫界之无限火力第五百二十八章守护者南德哈

发布时间:2020-01-23 08:58:43

巫界之无限火力 第五百二十八章 守护者南德哈尔

安迪一剑穿透巴图的胸膛之后,正准备回剑再去收拾黄建国,就突然感觉飞剑上方的漩涡中传出了巨大的吸力。这股吸力对于飞剑本身毫无影响,但是对于飞剑中藏着的安迪刚刚化形而出的人形剑灵却是那么的不可抗拒。

安迪甚至都没来的及给张帆留个口信,就被吸了进去。

失去了剑灵操控的暗帝剑从半空无声无息的摔落下来,然后被在纷乱的战场中被一只战马踩上,它就像一块酥饼一样裂成了无数碎片。万马千军践踏来去,神剑碎片渐渐地在混乱的战场中失去了踪迹。

他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安迪感觉他经历了比传送更多的时间。他仿佛经过了一个符文组成的通道,然后来到了一个奇异的建筑之上。

他感觉无数的符文朝着自己涌来,然后渐渐的汇聚在自己的灵魂之上。血肉衍生,肉身重塑。安迪又一次感觉到了身体的真实。

这种久违的感觉几乎让安迪热泪盈眶,连身体上的一些违和感都被他给忽略了。

与此同时,一段不属于安迪的记忆面对也出现在了安迪的心中。对这种感觉安迪非常的熟悉,当年融合欺诈者格里斯多芬的心脏的时候安迪也面临过这样的境遇。

这一回,安迪发现自己一袭白袍,白发白须,正在率领着一支骑士团和一群面貌狞恶的恶魔交战。拥有格里斯多芬的记忆的安迪能够认得出来,这些恶魔正是魔族基础的战力之一长角恶魔。

每当骑士团的骑士有人受伤的时候,一道白光就从他的手中的权杖中射了过去,然后骑士的伤势瞬间就恢复过来重新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画面一转,安迪又发现自己被困在一座孤城的神殿之中,四面八方都是无穷无尽的恶魔。自己身边的骑士护卫越来越少。他静静的完成了一次祈祷,然后把手中的权杖想向着天空高高举起。他的身躯化成了一个个微小的光粒子,从神殿出扩散,很快就笼罩了全城。

奇迹发生了,光芒所照耀之处,在守城战中战死的的骑士们纷纷的活了过来,然后生龙活虎的加入了到了战斗中……

脑海中的画面飞速的变幻着,终变为一个名字在安迪的心中萦绕不去。

“守护者南德哈尔!”

记忆碎片传输结束后,安迪的身体也要构建完成了。这个时候他再次去回忆刚才接收到的信息,只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场梦。

那其中的一幕幕场景好像他随口就能够讲出来,但是仔细回忆却又几乎一无所获,唯有其中几个印象深刻的片段,他还有着清晰的记忆。

除了这些诡异的记忆碎片之外,安迪的脑海中还出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那似乎是一份契约协议,这份协议长的惊人,就像安迪前世玩游戏之前的用户协议一般。反正安迪是没有耐心逐条逐条的去看。

他略微的感受了一下协议的效果之后,就果断的选择了同意。当然选择的时候运用上了自身的欺诈者能力。雪山百年,安迪早已经把欺诈者的能力掌握到深入灵魂的程度,签个契约只是基础的手段。

他之所以会这么痛快的签约,是因为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如果他不同意这个契约的话,这处神秘建筑对于他的肉身的凝聚就会曳然而止,然后他就会成为孤魂野鬼在此处飘荡。

没错,这玩意儿只管把他招过来,根本就不管送回去。因为在召唤安迪的灵体的时候,这里的祭坛已经根据目标的反应做出过一次判定了,当时就是判定的安迪同意召唤。

那时候的那一次判定可以看做是一个意向邀请,并没有形成详细的契约。

现在这个契约才是关于招募者和英雄双方权利与义务的细则的确定。当然是制式模板,英雄只能够选择是或者否而已。

等到安迪选择了“同意”,祭坛上的光芒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渐渐的安迪闻到了外界的气息,感受到了外界的温度,甚至还隐约的听到外界传来的一声声的狼嚎。

他豁然睁开了眼睛!

他眼看到的是一个小女孩,棕红色的短发,小麦色的肌肤,看个头似乎只有一米四五左右。她看上去似乎经历了一番磨难,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鞋子也掉了一只,露出一只满是淤泥的乌黑雪白间杂的脚丫。

不过破烂的衣物并没有使她春光乍泄,因为她的身上似乎也没有什么春光可言。

看到她,一个名字就在安迪的心中闪过,索菲亚!

这一位就是他的契约者,也是现在他的这具符文之体存世的根基。根据契约,如果索菲亚遭遇不测,安迪现在的身体也会随之消散。

虽然是欺诈者的能力签订的契约,但是安迪顶多能够适当的违反一些细则罢了,这种根本条例仍然能够限制他。

他是以她的血,应她的愿望召唤而来,索菲亚就是现在他的躯体能够在现世存在的道标。这才是他们的契约能够建立的基础。

不过除了这条基础条例,其他的条例安迪完全可以不用顾忌了。甚至就算是翻脸把这丫头绑起来做RBQ都可以。

当然安迪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人家辛辛苦苦把自己召唤过来安迪怎么着也得给个面子。反正已经做了那么久的老爷爷,现在做个保姆或者奶爸安迪也无所谓了。

看到这个小女孩还在一脸期待的的看着自己出现的位置,安迪觉得自己有必要说些什么。

所以他主动开口打招呼:“你就是我的master么?”

小姑娘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嘴里嘟囔了一句联盟什么的。然后擦了擦眼睛,又一眨不眨的看着安迪出现的位置。

这并不是激动的热泪盈眶,而是被安迪塑体时候的光辉耀到了眼。

当然安迪觉得这出祭坛起作用时候的耀光还是有必要的,不然他是大老爷们还好说,要是女英雄出世还不得被看光光!

终于,一个绣着奇异魔纹的白色法袍被构建出来穿到了他的身上,这已经是他塑体的一个环节了,祭坛上闪耀的光芒终于消失了。

索菲亚定定看着祭坛上出现的身影,那是一个白发白须,面容矍铄,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的……一位老爷子!

“是他?守护者南德哈尔!”索菲亚小脸一垮,泪水开始在眼眶中打转。

泰安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永登县人民医院
大连看白驳风医院
银川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山西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