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焦作信息港 > 教育

解忧杂货店导演怎么评价王俊凯话不多但有想

发布时间:2019-06-09 04:27:41
儿童反复发烧怎么办
小孩经常发烧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小孩经常发烧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12月10日,电影《解忧杂货店》全国书迷分享会收官站在上海举行。影片导演韩杰在会前对话可可娱乐,谈到从处女作《赖小子》到《杂货店》的转变,韩杰坦言以前把青春的味道拍得比较反叛狂野,现在则更加治愈和励志。而说及片中主角王凯 ,韩杰表示次见面就觉得这小年轻给人印象睿智、冷静,话不多但有想法,大家的合作很有默契,虽然也有磨合期,但也能灵活迅速解决问题。问到关于演技问题,韩杰则表示他部作品就是从学校、社会里找的演员,所以更加不担心王凯,并称赞王凯在片中对表演很有自己的探索。

和90后合作,韩杰表示虽然对新新人类们不太了解,但有一个帖子给他印象很深,“欧洲的青年大学毕业二十出头开始旅行、谈恋爱、认识世界。中国改革开放重新建立市场秩序后的问题就是,在追求理想和现实中产生巨大鸿沟,这是不分代的,都是一样的。”

谈转变:《赖小子》是批判反抗,《杂货店》是治愈励志

近几年青春片题材的电影很多,这部电影您会带来怎样的风格或者独特之处给观众呢?

韩杰:我的处女作就是拍青春题材,当时是非常有批判态度,把青春的味道拍得比较反叛狂野,可以叫做青春犯罪片,呈现的是性的爆发和道德的危险境地对社会的破坏作用。到了《解忧杂货店》,还是青春片,但从部到现在已经是我第四部电影,从青春题材类型讲,我在创作态度上很大转变。这部电影更加励志、温和。如果说处女作是反抗的话,这部电影是治愈、励志的。这跟我自身心态、道德观变化也有关系。

在处理这种青春题材的时候,就拿《杂货店》来说,我是重新审视自己。我拍部的时候27岁,今年40岁。所以十多年里头,我遇到的事让我产生改变。我自认为是非常合适去阐释这部电影的导演,因为我经历了青春时期、人生十字路口如何改变自己,这和这部小说传达的内核是高度对应的。

很多影迷是因为《赖小子》认识您的,这部电影跟《赖小子》相比有延续的地方吗?

韩杰:我拍青春片的时候有个心态,我会完全忘记我的年龄、职业、处境,这种简单直接的情感在我拍青春片的时候是激情百味的。我喜欢拍年轻人在青春热血状态下的力量感,让人心痛的那种脆弱感,这是我拍青春片有激情的地方。作为导演,也完全参与到这些年轻人的状态中,高度同一化的。

《树先生》也是有奇幻色彩的电影,您对奇幻类型是不是有偏好呢?

韩杰:好像是形成偏好了。个方面是,我对现实的观察慢慢开始发酵,在头脑当中产生一种蒙太奇,它们非常符合对精神感受的状态,因为现实也包含你对现实的想像,所以产生了《树先生》这种探索的东西。但这在西方文学里面不算探索,在拉丁文学里有魔幻现实的写法。《树先生》当时是一种不自觉的探索产生的一个对应关系。

另一方面有一些童年种子在心里头,让我产生对奇幻题材的兴趣。我10岁的时候看了《红高粱》。《红高粱》其实就是中国文学里面受拉丁文学影响的作品。我看这个电影的时候,这种奇幻色彩在我的观影经验产生很深刻的印象,这会潜在转移成我的创作理念。《树先生》一面是探索,一面重构现实,这种写法和探索也为我拍《杂货店》提前作的准备。

谈演员:王凯睿智、冷静,在片中不是本色演出

《解忧杂货铺》受关注的应该是演员阵容了,能够说一下次见王凯的感受?是试镜吗或是其他场合?

韩杰:没有试镜。他来制片办公室,就像平时的普通见面,小年轻嘛,但他是处女座,非常睿智、冷静,他给我的印象是这样。我是金牛座,上升是处女,所以跟他很默契,他话不多,但每句话都有自己的动机、想法,这点也让我跟他合作很默契,次见面就很亲切,很可爱的小孩。

当时对王凯有什么认识?对他的演技是否有担忧?

韩杰:我知道,大家可能会对偶像或者流量明星有担忧……也正常,业界里面有些演员准备不充分突然就火了,他会有业务上的没过基本功产生的不对应的问题。这在我这里不存在,我部片子就是从学校、社会里找演员,毫无经验。更何况王凯有经验,有粉丝,有高度自信。导演和演员建立好信任后,表演就会有很好的效果产生,这个不用担心。

我次见面就很直接跟他说,不用担心,你把你放心交给我,我会帮你探索到很好的演员状态。而且他那时候已经找了刘天池老师来给他作表演指导,所以我们中间会有一些加深的状态,毕竟他在导演和表演指导之间会有一些信息需要调整,所以他面对演员和导演工作时不是完全通畅,但也不妨我们还是有那种默契,总体效果和人物感还是比较满意的。

合作过程如何磨合呢?

韩杰:也有磨合,毕竟制作时间短,以前我们拍电影都是演员要提前体验生活,但现在没有时间,制作时间短,他们时间也短,来了就要拍。边拍边磨合,迅速解决问题,我们都是有几个方案,在后期时候会有些创作空间。在方法上都会解决得比较活泼。

您在片中是希望王凯更多本色演出,还是会要他突破自己边界地演出呢?

韩杰:这个应该是问给演员的问题,导演是多方面解决电影创作的职业和角度。从导演角度,表演是一个多元的技术含量在里头,对于表演我们有很多方法去处理。这个应该是问演员,你是在本色出演,还是在创作和探索人物状态?这个状态也有,他也有人物的表演感探索感,他不是本色演出。从我的角色,我还会有很多方法处理人物,你从什么角度拍,都会产生不同效果。所以对于导演来说,是一个多元工作的技巧。一方面他不是本色出演,他在塑造角色;另一方面,我也有导演的方法,有更准确的剪辑方案把他的表演做到更加准确。

谈90后:欧洲人二十出头旅行认识世界,中国青年……

经过这次拍摄,对90后有什么想法和新的认识吗?

韩杰:他是90后末,比较有典型性,是我们眼中的新新人类。隔阂是有,但人与人注重心的沟通,观念的沟通,不分代不分辈分。要说对他们的看法,其实也不太了解,不太知道他们头脑里面在想什么。

您觉得现在的90后与您青春时期是否已经完全不同,大家的忧愁、困惑、迷失有什么想通或者不同的地方吗?

韩杰: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但在中国就我的观察就是就业环境还是很艰难,这种压力不分代。90年出生的现在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了。有一个帖子给我印象很深,欧洲的青年大学毕业二十出头开始旅行、谈恋爱、认识世界。中国改革开放重新建立市场秩序后的问题就是,在追求理想和现实中产生巨大鸿沟,这是不分代的,都是一样的。而且络世界会造成更不同的生活观念吧。我生活中的感受是,90后小孩吃个十几二十块的快餐就下单外卖,更加冷漠地应对生活的方式,他们更喜欢这种。我们70后,我自己不太适应,我喜欢更有人情味的东西,去朋友家做顿饭吃,这个人情味是不一样的。90后可能更喜欢这些的生活。

您想通过电影给这些年轻人传递怎样的价值观?

韩杰:中国有自身的文化特质也有自身的基础。但在新中国之后造成人的阶级意识问题,在改革开放后造成人的道德意识问题,两者都对中国人产生严重拉扯作用。中国人的审美去哪了,道德去哪了?从哪找呢?我觉得核心还是要回到中国哲学里头,儒家、道家,包括佛学,这应该是有智慧的宝藏,这是真的可以帮到年轻人帮到每个家庭。我拍这个电影也是想传达,我们的传统美德是可以挽救我们的,这也是原作的核心内容。

MBLAQ升昊大荧幕首秀出演新片摇滚爷爷
超级简单爱心贴钻美甲教程手残党也能一秒学
阿里发布销售数据深夜网购表现亮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