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焦作信息港 > 法律

对话山东老男孩筷子兄弟人生很搞梦想不老

发布时间:2019-09-14 10:57:06

对话山东“老男孩”筷子兄弟:人生很搞 梦想不老

生于山东诸城的筷子兄弟在新歌里唱:“我从没有去过纽约,也没穿着牛仔淋过旧金山的雨。”从这对曾以《老男孩》来惆怅青春逝去的老男孩,到草根明星“王大锤”再到三联书店门口摆地摊卖唱片的山大教授冯克利,他们仍在“老男孩”梦想的路上。

筷子兄弟:

人生很搞,梦想不老

2009年,男孩们的青春偶像杰克逊去世。依然是广告导演肖央与经商的王太利惆怅得将MSN签名改为:“杰克逊都去世了,我们不能再这么麻木的活着了。”

王太利出生于山东诸城,擅长编曲填词。肖央祖籍是山东文登,后跟随父母去了河北定居。两个从山东走出来的老男孩,以“筷子兄弟”组合开始闯荡娱乐圈。

“偶然听到大桥卓弥的日文歌曲《谢谢》,竟听得一遍遍热泪盈眶。”王太利对肖央说,填一首为青春致敬的词,咱俩来唱。自小以唱歌为梦想,离家闯荡北京,却终被迫以做业务赚钱的王太利,填了一首《老男孩》,一句“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告别。”唱哭了数以万计的中国“老男孩”。

在微电影《老男孩》里,他们自问“如今麻木的自己为何没有了当年的热血”,数以万计的点击率,有人怀念过去、有人向逝去的青春致敬,有人由此扬起梦想的船帆,惆怅、希望、感谢……男人们说自己老了,开始唱《老男孩》了。

老男孩火了。有人想投资他们继续做微电影,肖央说,我仍愿意拍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是为了别人的钱与称赞去拍。他们没被人托上“成名”神坛,仍旧习惯在人堆里生活,开原来的车,住原来的房,买动物园的衣服。

《老男孩猛龙过江》还在延续着这种肖央想表达的东西——一个人如果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该怎么接纳一个不完美的人生?武打戏、卡带、disco舞曲、选秀美梦这一系列的词眼,充满了青春的荷尔蒙,嬉笑怒骂表演之后,俩人转身坐在城市高高的屋檐上,谈着吉他唱:“我从来没去过纽约,我感受着自由的空气,我想挣脱束缚,解放我自己。”

白客:

那只去往西天取经的猴子

白客的名字来自于郑渊洁的长篇小说《白客》,他从老家泰安走到中传南广分院,一直吊儿郎当少年模样,万万没想到,自己因络自制剧《万万没想到》里的“王大锤”一炮而红。

这个88年的大男孩,自嘲说除了天生“死鱼眼”,自己跟理工男“王大锤”那那都不沾边。平日里喜欢听hippop,穿着随意邋遢,自测十分炫酷,“再也不敢穿着邋遢的去超市,人们会问锤锤你怎么了。”

其实,白客还有另一个身份——络动漫“声优”。2010年,还在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学习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白客,同宿舍配音的兄弟为做一件值得纪念的事,开始为日本漫画《搞笑漫画日和》中文配音,以搞笑博得友欢喜之余,“给勒个力”等词汇也开始流行。

白客说为了演好“王大锤”,自己还是《万万没想到》的编剧,很多搞笑的句子与桥段都是他自编的。近,白客和韩寒互动频繁,不仅亲自参演了韩寒《后会无期》里沧桑的“流匪”角色,还与韩寒剧组演出了新一集的《万万没想到》。在新一集的《万万没想到》里,国民岳父韩寒出镜,“大锤被逼沦为古惑仔,走投无路勒索韩寒收保护费”,很多友调侃王大锤成国民岳父小野女婿里的一员,而韩寒也自嘲说,我叫王大锤,我偏爱国民女神“孔连顺”。

新一季的《万万没想到》取材于西游记,白客在王大锤之余还客串“孙悟空”。白客调侃说,自己成为新“男神”,很多女友都要为我生一个猴子。

冯克利: 摆地摊卖唱片是我的青春情怀

作为山东大学政治学教授、着名的哲学译家,冯克利在公众场合从来没有大谈他的学术,而是更乐于与人交流他收藏的唱片、他喜爱的西方古典乐。

“我年轻时在三联书店门口前摆地摊卖唱片,全是古典音乐。”冯克利先生说,只是当时济南喜欢古典音乐的人太少了,大多数时候我都闲着,每天只有一两个顾客来买三五张唱片,因为大都原版,所以卖得比较贵。尽管生意惨淡,仍比我的工资收入要高点。

冯克利说:“实际上那时的生活很安逸,我在卖唱片时不仅收藏了自己喜欢的唱片,也利用空闲时间翻译了一些书。”

如今成为翻译家和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后,冯克利说,这样的生活非常累,如果可以,还是想要回到卖唱片的时代。曾有人采访冯先生问,如果时光倒回,可以重新选择的话,你会怎样选择职业?“我想做个音乐家,音乐家有自己的世界。”

“能成为翻译家和大学教授,这都是歪打正着。”冯克利说,但也十分幸运,翻译、音乐、政治都是自己喜欢的,“人要选择一份喜欢的职业。”

近些年,冯克利在翻译界相当高产,但业余时间仍坚持收藏西方古典音乐的唱片。据说家里到处都是书与唱片,肖邦、莫扎特等音乐家皆是他精神世界里的好友。

也正是音乐,才让枯燥的哲学论在冯克利的翻译之下,竟然变得灵动通晓、简洁生动。他说在音乐那里,他的思维敏捷又开阔。


微店注册
有赞微商城登入
微商城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