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焦作信息港 > 游戏

袁阔成告别仪式昨举行刘诗诗爷爷与其湜把兄

发布时间:2019-03-08 03:16:32

昨天上午9点,袁阔成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姜昆、李金斗、刘兰芳、田连元等曲艺界人士与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评书爱好者一道,送“袁五爷”一程。

刘诗诗和吴奇隆敬献的花圈

新京报3月9道3月2日凌晨3点30分,一代评书大师袁阔成因心脏衰竭在北京海军总医院与世长辞,享年86岁。他的《三国演义》《水泊梁山》《林海雪原》等评书作品曾陪伴许多家庭度过温馨的时光。昨天上午9点,袁阔成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姜昆、李金斗、刘兰芳、田连元等曲艺界人士与数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评书爱好者一道,送袁五爷一程。前天晚上刚刚结束了北京演出的青年相声演员苗阜、王声也特意赶来为袁先生送行。

八宝山袁阔成先生的灵堂装点得十分质朴,遗像选用的是袁先生穿着西装微笑的照片,上方写着沉痛悼念袁阔成同志。一面红旗覆盖在袁先生的遗体上,旁边放着一瓶茅台。

【遗愿】

袁阔成先生的女儿袁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父亲生前为曲艺的前途有点担忧,现在各种艺术形式比较多样,曲艺的呈现样式比较单一,不像歌舞那么火爆,要耐得住寂寞。他希望更多的年轻演员能够从事评书这门艺术,这也是他生前的遗憾。

【纪念】

即将出版评书传记

据姜昆介绍,袁阔成先生去世之后,其家人透露袁先生曾写了一本关于自己评书艺术的传记,但他自己没好意思跟曲艺家协会说出书的事,姜昆表示他将负责这本书的出版工作。此外,中国曲艺家杂志社也会在近期推出袁先生的专刊,介绍其艺术成就。

刘兰芳

见他那次叫我名字嘎嘣脆

我跟袁先生认识五十多年,我们都是辽宁的。(过年前)他住在海军总医院,我跟先生俩给他拜年,我们每年都会去看他,给他拿了点茅台酒,送点礼金过节,因为他不富裕,孩子们的工作都一般。当时他还挺清醒的,坐在病房里靠在椅子上,我说你瘦了,我们都是小辈,我就闹他,我说你认识我吗?他说,刘兰芳我能不认识吗!说得嘎嘣脆,我就哈哈哈乐。再说,带茅台酒你能喝吗?他爱喝酒,他说,能,好了我就喝!大夫说叫我喝。原来不让喝酒,说要葡萄酒(才能喝),现在说能喝。他精神头一直很清醒,想不到他走了,太可惜,就是他的东西没有传承下来。他的学生倒是不少,今天来了营口的,还有铁路文工团的几个,也都岁数大了,比我还要大,但他们没有活跃在舞台上,下边就是小孩儿了,但是评书没有十年二十年是拿不出来的。这个行业,说书的人太少了,几乎没有几个。

姜昆

每次说搞纪念活动他都拒绝了

今天是我们曲艺界非常悲痛的一天,我们失去了一位好老师好长辈,也是一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许多人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听袁老师的《三国演义》,我小时候听《烈火金刚》《江姐上船》《肖飞买药》,他把新书说得跟传统书一样有声有色,给我们评书界带来了曙光,带来了明亮,所以我们评书界一片阳光。今天,袁老师走了,他一辈子为评书事业奋斗的精神,在我们心中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

他做人特别低调,近两年来我跟袁老师一直在接触,我希望他来总结自己,告诉年轻人,应该怎么样说好书、说新书,把评书这门艺术发扬光大,把他自己多少年来的经验总结出来,搞艺术创作的纪念活动,将一辈子的成就做一些介绍,但每每都被他拒绝了。他或者是今天答应,明天又给我打来说,小昆啊我觉得还早啊。我觉得他心中大概有个目标,还希望把评书事业更加发展。

【小插曲】

刘诗诗爷爷与袁阔成是把兄弟

一张刘诗诗和吴奇隆敬献的花圈的照片昨日被媒体发上微博,引起了友的关注。挽联上写着:孙女刘诗诗,孙婿吴奇隆敬挽,五爷安息。从刘诗诗的经纪公司了解到,刘诗诗的爷爷是袁阔成先生的把兄弟、西河大鼓书大家刘田利,两家也是世交,因而刘诗诗夫妇也向袁先生献上了花圈。

黄江免税车
黄江二手车市场
水池堵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