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焦作信息港 > 故事

创模托起沈阳新工业

发布时间:2019-05-22 10:18:21

“创模”托起沈阳新工业

工业是沈阳说不完的一个话题,与沈阳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息息相关,是沈阳过去的骄傲和未来的希望所在。将高污染、高物耗、高排放的老工业转变为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是决定沈阳命运的关键。这种工业转型在沈阳已进行了数年,进展的情况超出了当初乐观的估计,沈阳工业焕发了日益强劲的活力。沈阳市乃至东北地区在沈阳工业的引领下实现全面振兴的态势已经形成。

近3年是沈阳工业转型的关键期,也是沈阳市历史上规模的城市环境改造和建设工程国家环保模范城市的创建期。“创模”和工业转型进程同步,是衔接沈阳新老工业的重要环节。“创模”从调整工业结构入手,新老工业在“创模”中重新整合,重污染行业被淘汰,工业污染物排放总量大幅下降,新型支柱产业空间被拓宽,产业集约化程度明显提高,产业内涵得到提升。“创模”清除了沈阳新型工业化道路上的障碍,工业活力的再生成为沈阳创模的效应。

破解工业难题

沈阳要“创模”,关键在工业。工业要做强,环境要改善,这是沈阳“创模”必须破解的难题。首先在产业结构上,全市进行了大规模整合,淘汰落后企业,全面消除高能耗、高物耗、高排放的“三高”企业,退出重污染行业,集中发展汽车及零部件、装备制造、电子信息三大新型支柱产业和医疗器械等八大优势产业,提升产业内涵。“创模”3年间,全市累计关停搬迁装备落后、污染严重、效益低的工业企业500余家,合并、重组和改造企业300多家,仅关停沈阳冶炼厂一家,每年就减少向大气排放二氧化硫8万吨。目前城区内已全部退出有色冶炼、水泥、草浆造纸等重污染行业,城市经济结构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沈阳市经济总量已经主要来源于三大新型支柱产业和新型商贸物流服务业,2003年三大产业增加值占到规模以上工业的53%,电子信息产业已经占到全市工业总产值的10.5%,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达到47.2%,已近全市经济的半壁江山,现代服务业已占到第三产业的43%以上。全市70%以上的工业总产值集中在100家大企业,产业集约化程度明显提高。

在城市布局上,打破了传统的工业生产为中心的城市布局,“大十字架”新格局初见端倪:装备制造业向城市西部迁移,汽车零部件产业向东部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在南部集中,现代农业和旅游风景区在北部定位,广阔的城市中心区域,全部置换成金融商贸和居住区。这五大功能区域通过南北轴线上的“中央商务走廊”和东西轴线上的“浑河生态银带”相互连接,构成城市未来发展的宏观架构。到目前为止,四大产业区已经全部形成轮廓,城区工业企业密度已经由“九五”的14.5个/平方公里下降到1.7个/平方公里,建成区工业用地下降了20多个百分点。

城市内在结构的调整优化为环境的大幅度改善注入了一剂治本良药。不仅工业经济摆脱了增长缓慢的困境,进入了快速发展的轨道,而且工业污染物排放总量还下降了21.43%,工业企业全面实现了达标排放,城市发展空间也由202平方公里拉大到了261平方公里。

污染减少效益增加

企业发展需要一个良好的城市环境支持,同样,城市腾飞也需要获得环境发展的翅膀。而创建环保模范城则是实现沈阳城市与企业可持续发展的载体。

3年来,伴随着在环境保护和环境建设方面超过100亿元的投入,沈阳市在城市格局、污水处理、绿化、道路改造、大气治理等城市环境和建设方面都取得明显效果。沈阳城市生活污水处理率达到70%以上,进入全国行列;城市垃圾无公害处理率达到100%。

通过“创模”,沈阳实现了城市增值。现在,铁西老工业区与“创模”前相比,地价由平均每平方米的500元上升到1500元;浑河两岸由于环境的整治,不仅成了沈阳的绿带,也成了沈阳商贸发展的“银带”。

新环境直接带来经济大发展。今年1~10月,沈阳市实际利用外资14.4亿美元,同比增长75.6%。美国GE、德国西门子、德国宝马、日本松下、美国沃尔玛、艾姆斯特电子等一批大的外商投资项目相继入驻。截至目前,世界500强企业来沈投资的已达37家。仅今年,沈阳市引进民企项目就达1600多个,投资总额900多亿元。

“‘创模’让我们把管理重点放在清洁生产上。1997年,企业产值为7亿元,能耗是1亿元;现在,企业产值已经达到30亿元,而能耗还是1亿元,排污也没有增加。这充分说明,‘创模’和创利非但不矛盾,减少污染反过来还可以促进企业增效。”12月7日,谈起“创模”带来的好处,东北制药总厂主管生产的副厂长刘琰深有感触地说。

“我们的产品以化学合成为主。过去,因为工艺复杂等多种因素,造成原料利用率不高,从而导致污染严重。为此,我们力抓清洁生产。”刘琰介绍,东药总厂每年对各个产品制定原料消耗和能耗指标,同时下达产品制造成本指标。这些指标直接与各车间的奖金挂钩,各车间再将指标进一步分解到员工,使其一半以上的收入直接与指标挂钩。

“由于每名员工的切身利益都和具体指标直接挂钩,所以清洁生产很快就见到了成效。”自1998年以来,工厂的原材料和能耗每年都比前一年有5~10%的降低,工厂的主导产品Vc能耗在原有基础上降低了40%,使这个亏损产品一跃成为盈利产品。

“抓清洁生产必须把眼光放长远,坚持可持续发展。”刘琰介绍,工厂关停了部分效益差、污染重、治理难度大的产品,增加了一大批技术附加值高的产品。自1999年开始,东药总厂对清洁生产项目的管理逐渐形成制度,清洁生产项目的完成与否要经过厂内的严格审核和审计,然后按合同兑现奖励数额。从2000年奖励100多万元到2003年奖励400多万元,奖励力度不断加大,充分调动起员工清洁生产的积极性。

城市美了 订单多了

“自从沈阳“创模”以来,城市环境一天一个变化。有这个美丽的‘背景’支持,我们销售人员在外面不仅底气足了,而且获得订单更多了。”谈起“创模”带来的好处,沈阳矿山集团公司销售部华北处处长曹阳一脸喜气。

这3年来,正是沈阳企业不断创造历史新高的3年。沈阳电机股份公司连续3年以平均超过30%的速度增长,今年更是达到历史性纪录的75%。今年,沈阳机床、沈重、沈鼓、沈矿等企业都以70~80%的高速度增长。“在这大幅度增长中,环境因素占有重要比例。”曹阳说。

沈矿集团公司的用户是以钢铁、煤炭、电厂等老用户为主,这些企业与沈矿有长期联系。沈阳“创模”前后,老用户更能感受到沈阳环境的变化。3年来,曹阳他们在与客户交流时,发现客户对沈阳的评价,已从“脏乱差”改为“一天一个变化,越变越美了”。

山西焦煤集团曾三次来沈考察沈矿。他们每来一次都发现沈阳有一个大变化:马路宽了,绿地多了,烟囱少了……沈矿被绿树环绕,厂房装饰一新。山西焦煤集团由此得出结论:这样的企业完全能够生产制造出世界的产品来!他们把2000多万元堆取料机与皮带机订单交给了沈矿人。而曹阳所在的华北处也在山西不断取得战绩:仅晋城一个订单就达2000万元、阳泉一个订单高达2800万元……目前,沈矿已经在手的订单超过20亿元。

“企业经营到一定程度,推销的就不仅仅是产品了,而是一种综合形象。这种形象不仅包括企业产品质量和服务,也包括企业环境和所在城市的环境。”曹阳说。

“拿下这个发电机组所用特殊的磨煤机订单,不仅是沈重实力的体现,也是沈阳新环境带来的收益。”12月1日,沈阳重型集团公司销售处华东部负责人带着从山东拿回来的全国发电机组部分订单,高兴地对说。

据介绍,沈重拿到这个订单用了近4个月的时间,颇费一番周折。在山东方面迟迟不能确定的关键时刻,沈重人请他们来沈阳考察。结果,沈阳飞跃变化的城市环境,给山东方面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企业环境的变化更让他们感叹。通过环境,他们看到了沈阳城市活力所在。于是决定把订单交给沈重。

不少沈重人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前几年,有的外商来企业签单时,由于看到城市环境脏乱差和企业污染严重而拒绝签约。今昔对比,沈重人非常重视环境建设,他们把城市、企业环境的变化都写进了企业竞争标书之中。

与沈重一样,沈阳企业招商引资展示环境变化时,也把城市环保指标如沈阳大气优良指数达298天、“一宫两陵”申遗成功、获得“2006世界园艺博览会”的主办权、沈阳正在规划建设的17公里“南北金廊”和42公里长的浑河城市段的“银带”等做重点宣传。用环境变化推销自己,已成了惯例。

“沈阳制造”领风骚

近有一个被称作“3S?的理论在沈阳流传:中国经济发展,先有深圳,后有上海,接下来该沈阳了(这三个城市的拼音字头均为“S”)。或许这将不仅仅是“风水轮流转”的美好愿望,因为沈阳人正在用行动把“理论”联系到实际中。如今,沈阳装备制造业不仅摆脱了困境,一批掌握了核心技术的老企业也在国际竞争中再现风范。

2004年11月4日下午,沈阳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迎来了一批客人———日本驻华使馆经济参赞和日本国驻沈阳总领事馆副领事。

千万别以为沈阳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是那种给锅炉吹风的机器,其产品准确的名字叫透平压缩机———高速旋转的离心压缩机。石化行业有一句顺口溜:压缩机一响,黄金万两,压缩机一停,效益为零,可见沈鼓产品的重要性。沈鼓是中国风机行业的龙头老大,在世界上位列方阵。其产品被广泛应用在石油、化工、冶金等行业。中国风机行业研究所和检测中心都设在沈鼓,也就是说,沈鼓的标准就是国家的标准。

不必讳言,主人和客人都心知肚明,这次的突然到访和此前一周沈鼓在广东茂名90万吨乙烯项目中异军突起,击败日本三菱公司有着很大的关系。

现在衡量一个国家工业水平的一项重要指标是乙烯生产,其象征意义甚至超过了钢铁。世界上能制造大乙烯先进设备的国家只有七八个,而中国的乙烯生产设备一直被日本垄断,三菱公司原以为广东省茂名的项目依然是手拿把掐,没想到输在了沈鼓手里。

其实,投标前,三菱公司还是考虑了沈鼓的因素。以前他们给中国同类设备的报价是两亿元,比沈鼓8000多万的价格贵了1倍还拐弯。这次他们志在必得,报价只比沈鼓多了600多万元,结果依然丢了标。

日本客人太想知道,沈鼓这个1934年建厂的国有老企业,究竟是靠什么绝招,在技术上取得了如此巨大的进步。他们边听沈鼓的介绍,边与手里的一张单子对照,那上面是他们从上下载的关于沈鼓的详细资料,甚至包括沈鼓总经理的出生日期,学术背景。,他们提出想参观一下生产过程,被负责接待的沈鼓党委副书记邓常辉婉拒了,因为这是国际惯例。沈鼓为中国装备制造业争了气。

要知道,中国石化还要上10套100万吨左右的大乙烯项目,沈鼓的存在,使国外大公司漫天要价的历史从此结束了。

“过些天,山东华鲁恒升公司以煤为原料生产化肥的项目就要验收剪彩了,我们提供的4万立方米空分装置也是一个的产品,以前一直依赖进口。”邓常辉说,“现在华鲁恒升已经用我们的设备生产出化肥了。”沈阳人的自豪写在了邓常辉的脸上。

沈阳在这些热火朝天的日子里,有许多故事似曾相识,有许多经历值得重温。说沈阳机床,有一件事是不能不提的。

2001年8月29日,这是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中捷友谊厂上海磁悬浮列车轨道梁数控铣镗加工机床项目竣工典礼在中捷厂总装车间隆重举行。

沈阳机床人连续奋战180天,开发制造出8台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专用数控机床,从而以制造难度、制造周期短、产品水平,创造了中国数控机床制造史上一个新的奇迹,被认为是为共和国提速的一个项目。

磁悬浮轨道梁加工机床是集数控、机电一体化、络技术于一身的高技术含量机床。当时,参与竞标的一家德国企业的报价是3亿元人民币,工期两年半。当他们得知沈阳机床以6200万元、半年工期中标时,曾不屑地对沈阳机床人说:“你们简直是胡闹。”他们以为中国人根本做不出来。

目前,沈阳数控机床产销量不仅稳居,而且日益显示出非凡实力。特别是近年来开发的50多种中数控机床,达到了国际同类产品先进水平,多项产品,在国内率先具备了批量生产数控机床的能力。在长春一汽、陕汽等几个中国的汽车制造基地,沈阳机床的数控机床与国外设备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10月29日,沈阳机床并购了德国SCHIESS公司,在实现“打造世界知名品牌、创建世界知名公司”长远战略目标上迈出了关键一步,其股票价格因此飙升。一位朋友告诉,因为事先没有得到消息,错过了一次很好的赚钱机会。沈阳机床企业运营本部部长刘岩说,现在买进也不会吃亏,沈阳机床计划用二三年的时间实现经济规模突破百亿,进入世界机床行业五强。“到时还愁手里的股票赚不到钱?”

从传统工业到新型工业,“沈阳制造”在“工业立市”中已脱胎换骨,这是沈阳工业新的活力。沈阳装备制造业现有规模以上企业634户,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44%,资产总额993.1亿元,占规模以上企业53.2%。

据说,沈阳将在铁西建设座工业文化博物馆,以纪念老工业时代的终结,过去的那个铁西也许只能在博物馆发黄的老照片中寻找了。

两岸黑龙江各界人士交流恳谈会在台举行
河北居民养老保险缴费标准设13档
精品小车或成市场新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